荔枝视频官网最新 下载

荔枝视频官网最新 下载深夜,陆离醒来时身边的床位上却是空空荡荡。伸手一摸,原本应该有人的位置上早就已经冰凉。陆离皱了皱眉,慢慢坐起身来。

另一边,穿着一身浅紫色罗衣的谢安澜身形灵巧地滑落到晨风苑的墙角边,四下看了一眼,整个晨风苑依然沉浸在宁静幽暗中。夜色里,一双清亮的美眸带出几分盈盈的笑意,飞快地穿过小院回到了房间门口。

手刚刚放到门上要推门而入,谢安澜微微顿了一下秀眉轻轻挑起。慢慢推开门,就看到屏风后面的桌边坐着一个人正在喝茶。谢安澜进去顺手关上了门,转到屏风后面果然看到陆离不知什么时候起身的,正坐在桌边端着一杯冷茶看着他。

谢安澜略有些歉意地笑道:“打扰你休息了么?抱歉啊。”

陆离问道:“去哪儿了?”

谢安澜眼神飘忽,“这个么…睡不着随便到处逛逛啊。”

陆离扬眉,看着她沉默不语。

谢安澜撇嘴,走到他身边坐下,道:“好吧,心情郁结睡不着,做点让别人不开心的事情好让我自己开心一下啊。”陆离伸手将手中的茶杯递到她手里,谢安澜才发现茶杯里装的竟然不是昨晚的冷茶,而是一杯热水。初春的夜晚还是有些寒冷的,即使是谢安澜半夜出去一趟回来手指也是冰凉。茶杯一入手,暖意立刻就通过手指仿佛沁入心脾。

陆离道:“既然如此,白天为何要忍?”

谢安澜耸耸肩道:“入乡随俗么,我当然也可以不甩你嫡娘,或者干脆弄得她生活不能自理。但是我身边跟我不对盘的人不能都生活不能自理吧?这样以后谁还敢跟我玩儿?当然我对名声也不怎么在乎,但是四爷,您老人家不是还要做官的么?”

“你是为了我?”陆离挑眉道。

谢安澜眨了眨眼睛,“呃…这个顺便啦,咱们不是一伙儿的么?而且上次已经给你嫡娘下过药了,再来一次很容易被人怀疑好吧?”

我在乖乖

陆离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淡淡道:“以后不必顾忌这些。”

谢安澜扬眉,“你确定?”她是觉得自己无所谓,大不了就跑路呗。但是陆离少年显然没有想要浪迹天涯的打算。

陆离道:“不如说说你做了什么?”

想起今天的成果,谢安澜终于觉得高兴了,“其实也没什么,我觉得…在你嫡娘身上动手大概已经不太容易威胁到她了。说不定还会让她狂性大发,疯狂的女人是很可怕的。所以,我顺手挖了两下她的命根子。”

“陆晖?”

“除了陆晖,这府上谁还能算得上她的命根子?只怕你爹都没有这个分量吧。”谢安澜眯眼道:“以后她折腾我,我就折腾她儿子。反正我是闲着没事,就不造她的宝贝儿子是不是跟我一样耐折腾。”

“…。”陆离默然无语,良久才叹了口气道:“时间不早了,睡吧。”

谢安澜抬手打了个呵欠,“嗯,确实是好困啊。睡觉!”

两人重新躺回床上,出了一口气心情舒畅了果然连睡觉都香了许多。躺下不过片刻,谢安澜就甜甜的陷入了梦乡。低头看着睡梦中无意识地挤进自己怀中的人,陆离伸手将被子往上拉了拉,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一大早,翰墨苑里传来了一声丫头的尖叫声。

每天按时来准备伺候陆晖起身洗漱的丫头惊恐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她们胆小,而是陆晖的模样真的是略惨。陆晖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但是即便是丫头们尖叫声几乎要刺穿耳膜,他也没有动弹一下。因为他根本动不了。

陆晖嘴里塞着一团布巾,双腿和双手都无力的瘫在床上,原本还算俊美的脸颊上像是被人啪啪的甩了一顿耳光。看起来又红又肿触目惊心。最让人惊恐地是,在他右手的手腕旁边的床上,插着一把短刀。那是陆晖平时用来裁纸的刀。

“啊啊!来人啊,大少爷出事了!”丫头地尖叫声响彻了整个翰墨苑。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陆夫人正和往常一样坐在床头由着丫头替她梳妆。陆夫人的脸色不太好,显然是昨晚也没怎么睡好。听到外面的丫头匆匆而来的禀告,陆夫人眼前一黑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

“夫人!”

“快!去翰墨苑!”陆夫人扶着丫头的手,颤声道。

连整理妆容都来不及,陆夫人就被丫头扶着跌跌撞撞地往翰墨苑而去了。

等到陆夫人赶到的时候,翰墨苑离已经有不少人了。离得更近一些的陆暄陆明陆离夫妇都比她先到一步。不过出了陆暄,其他人都只是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去。陆夫人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冲进了房间里,“大夫!大夫呢?!”

陆暄道:“娘,已经让人去请了,还快就会来的。”

“晖儿,晖儿,你怎么样了?”

陆晖躺在床上,四肢根本没有任何伤处,甚至连脱臼都没有,但是就是不能动弹。那把裁纸刀还插在他手腕边上,谁也不敢伸手去拔。雪亮的刀身看上去更是让人胆颤心寒。陆晖强忍着心中的恐慌道:“娘,我…我手脚不能动了。”

陆夫人连连垂泪,一边安慰道:“别怕,别怕,没事的,大夫很快就来了。不会有事的。”

陆晖有些艰难的点头,但是眼中的恐惧却依然清晰可见。如果他的手不能动了,那么他这辈子也就完了。

陆夫人扫了一眼房间里的众人,厉声道:“是谁干的!昨晚是谁在守夜?!”

一个大丫头咚地一声跪到在地上,颤声道:“夫人,是…是奴婢,奴婢…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陆夫人冷声道:“胡说!既然是你守夜,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就算你没听到,难道半夜不会进来看看大少爷么?要你们有什么用?”

这话听得在场的都有些囧,陆晖又不是三岁的孩子,除非他召唤丫头怎么可能半夜跑进房间里来看?这还是陆晖一个人在,万一大少夫人在或者他招了别的侍妾,难道要进去看人家怎么恩爱缠绵吗?

那丫头被吓得也跟着红了眼睛,什么也不敢说了。她其实也是陆晖的通房丫头,而且还算是比较得宠的那个。只是大少夫人压得紧一直都是偷偷摸摸的那种。昨晚原本是她侍候陆晖的,但是陆晖不知怎么的心情突然不好,将她给骂了出去。她也有些恃宠而骄的意思,平时偶尔确实会有半夜到陆晖房里去勾引的事,昨晚她心里省着闷气就直接捂着被子蒙头大睡了。谁知道这样就正好出事了呢。

“大夫…大夫来了!”门外,有人叫道。

“快!请进来!”陆夫人也顾不得再管那丫头,连忙叫道。

一个老大夫被人拉着走了进来,看到床上的陆晖先是楞了一下才上前去为他把脉。

“大夫,小儿怎么样了?”陆夫人担心地看着床上的陆晖,见大夫久久不语,忍不住问道。

老大夫皱眉道:“令郎一切正常。”

陆暄道:“大夫,我大哥手脚不能动弹了啊。”

“哦?难怪觉得血脉有些凝滞。”老大夫恍然大悟。

“……”你刚才还说一切正常!

老大夫又亲自动手检查了一番陆晖的手腕,推宫过血,却依然没有什么用处。

陆夫人见状几乎快要晕倒了,好半天老大夫才从药箱里取出一个针囊打开,道:“不要紧,大概是血脉被压迫久了,才暂时无法动弹的。只要扎上几针,再找人多推拿几番,平时多动动就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不过,这样的情况再一再二不可再三,若是次数多了,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陆夫人松了口气,身子一晃有些站不稳了。站在他身边的陆暄连忙扶住她。

老大夫道:“你们先出去,老夫要替他针灸了。”

“是,有劳大夫了。”陆夫人连忙谢过,先一步转身出去了。

院子里,二少夫人站在陆明身边小声道:“大哥怎么会变成这样?难不成是得罪什么人了?”

陆明挑眉道:“谁知道呢。”

二少夫人摇摇头道:“也不对呀,守夜的丫头说根本没听见什么动静。将大哥弄成这样不可能不发出声音吧?”别的不说,就说脸上那几巴掌,必须是啪啪作响啊。

看了一眼沉默地站在门口的三少夫人,二少夫人撇撇嘴看向另一边道:“四弟妹,你说是怎么回事?”

谢安澜正歪着头靠在陆离的肩膀上闭目养神,听到二夫人的问话才睁开了眼睛看了她一眼,淡定地道:“谁知道呢,说不定是遇到鬼了吧。”

“啊?!”二少夫人吓了一跳,连忙往里面看了一眼,觉得谢安澜说得有点道理。陆府这么多人,翰墨苑的丫头小厮更不少,好好地怎么会有人悄无声息的进来把陆晖弄成这样?

看着妻子这副模样,陆明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哪来的什么鬼?说不准是什么武功高手呢。谁知道大哥在京城里惹了什么人了?”说着,陆明若有所思的看了谢安澜一眼。他可没有忘记,在泉州的时候自己在这个弟妹手里吃过的亏,还有在明兰院那晚,她可是一个人抓住了三个大男人啊。

陆夫人从里面出来,冷厉的目光就直刺谢安澜而去。她也不傻,昨天才刚刚找了谢安澜的麻烦,晚上陆晖就出事了,她若是猜不到才是怪事呢。

谢安澜淡定地对上陆夫人的目光,撑着陆离的肩膀站起身来盈盈一拜,“抱歉啊,母亲。听说大哥这儿出事了我们就先过来了。没来得及先去请安,以后儿媳会记得的。”

陆夫人瞪着谢安澜的目光几乎要喷出火来,“谢安澜!这是不是你做的!”

谢安澜清澈的媚眼眨巴了两下,带着十分的无辜和稚气,跟她美艳的长相十分的违和,“母亲在说什么,儿媳妇听不明白呢。”

“你少给我装糊涂!谢安澜,你好大的胆子!”

谢安澜直接躲到陆离身后去了,只露出半个脑袋,“母亲在说什么,好吓人啊。”面目狰狞的女人最可怕了,宝宝被吓到了。

陆离很是贴心地挡在了她前面,抬眸淡然道:“母亲,你吓到她了。”

陆夫人心口一堵,我吓到她了?!你是只看得见她那张美貌的脸,没见过当初她在明兰院挥鞭子的模样吗?她能吓到这个女人!

陆离道:“大哥出了这种事,大家都很担心。但是无凭无据地母亲就指控夫人,会不会有些不妥?”

谢安澜头点的犹如小鸡啄米,“是呀是呀,母亲,为了证明儿媳的清白。我愿意到承天府的大人们前面当面对峙哒。”别说是现在,就算是前世有各种痕迹检验技术和监控设备,青狐大神想要下黑手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抓住把柄哒。

陆夫人瞪着眼前的夫妻俩,眼睛几乎都要充血。告到承天府去?让人知道她们陆家治家无方,让陆晖还没来得及会试就先以另一种方式扬名京城?

谢安澜叹气,“母亲,其实我觉得大概是大哥无意间得罪了什么高人。所以说,做人啊还是要与人为善才好。我爹从小就教我,做人要宽容要和善,要心存仁厚。所以我才能平平安安无病无灾地活到现在啊。”

“你…”陆夫人一把推开扶着自己的丫头,就朝着谢安澜和陆离冲了过去。只是脚下不稳,眼看就要跌倒了。原本躲在陆离身后的谢安澜却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陆离前面伸手扶住了陆夫人。

“母亲,心痛么?”谢安澜垂眸,声音低的只有靠着她身后的陆离和被她扶着的陆夫人能听见。

“贱人!”陆夫人蓦地睁大了眼睛,怒斥道。

谢安澜面容忧伤,嘴唇微动,“谁贱谁知道,下次可没这么简单了哟。”

扶着陆夫人站起身来,谢安澜恭敬地后退了一步放手,“母亲,小心一点。摔伤了可就不好了。”

陆夫人脸色苍白地盯着谢安澜,谢安澜笑容温婉,仿佛还带着几分羞涩,“母亲不用客气,这是儿媳妇应该做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对的。你说是不是?”

陆暄皱眉有些担心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心中有些怀疑谢安澜是不是趁机对母亲下黑手了。不过这么短的时间,谢安澜扶着母亲也确实没有过更多的动作,应当也做不了什么才是。

“滚!”

谢安澜耸耸肩,扭头对陆离道:“夫君,母亲心情不好。我们还是别在这里打扰了。”

陆离淡淡看了她一眼,道:“既然如此,母亲,我们先告退了。”

看着携手转身离去的夫妻俩,陆夫人心口不停地起伏着,终于忍不住眼前一黑歪到在了陆暄的怀中。

翰墨苑外,谢安澜有些无奈地叹气,“好像…还是把人气晕了,这也太脆弱了。”

陆离道:“母亲是担心大哥的身体,急火攻心才晕过去了的。”

谢安澜点头,表示赞同,“说得没错,果真是母子情深啊。”

两人才刚回到晨风苑,就被陆闻身边的管事火急火燎的招过去了。

书房里,陆闻脸色那看的看着眼前的儿媳和儿媳冷声道:“你们到底要闹什么?这才刚回来几天,就折腾出这种事情!他是你大哥!”

谢安澜抬手掩唇,无聊地想要睡觉。

陆离淡淡道:“不知道父亲再说什么?”

陆闻冷声道:“别告诉我,晖儿的事情不是你媳妇做得。”

“父亲有证据么?”陆离问道。

陆闻哑口无言,陆离冷冷道:“无凭无据,仅凭着几句风言风语,父亲就认定了是我们做得。既然父亲这么担心,又何必让我们回来?大家各过各的,岂不是两相安好?”

“胡说!还没分家什么各过各的?”陆闻怒道。

谢安澜蹙眉,不太能理解陆闻为什么非要死咬着不肯分家。虽然大多数人家父母在都不会分家,但是有的兄弟关系着实不太好的,提前分家了也没什么。更何况陆离还只是庶子,有的大户人家未免庶子争夺财产,一成婚就将庶子分出去的也是有的。

陆离微微挑眉,似乎无意再多说什么。

陆闻狠狠地瞪了谢安澜一眼,冷声道:“当初你母亲给你选的这个妻子不合适,立刻休了她,我让你母亲在京城替你挑一个更合适的!”

我去!当着我的面这么说,真的好么?

陆离摇头,“不。”

“你说什么?!”陆闻皱眉道。

陆离道:“不,糟糠之妻不下堂,夫人并没有必须被休的理由。”

陆闻冷笑道:“没有?不顺父母,无子,还不够么?”

谢安澜头疼的抚额,所以说最讨厌的就是这个了。不管有理没理,拿孝道压人你就没法子。便是如陆游那样的大才子,也要被孝道逼得夫妻离散。

陆离显然不是个大孝子,所以他一点儿也不能体会到跟他同姓的大才子的为难之处,“不。”

“你!”陆闻大怒。

陆离道:“父亲有空教训儿子,还不如多替大哥费点心思。今天被人弄得躺在床上爬不起来,谁知道下次会怎么样?”

陆闻怒极,冷笑道:“你当真以为陆家收拾不了你么?你这孽子竟敢为了一个女人忤逆长辈!真是不知所谓!”

陆离淡淡看了他一眼道:“父亲若是说你能收拾我,儿子或许还能高看你一眼。陆家确实是难以撼动的庞然大物,但是…这京城里也不是只有陆家一个势力。不知道父亲有多少信心认为,陆家会为了一个陆晖倾力打压一个庶子?”

“倾力?”陆闻嗤笑,“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陆家想要打压陆离,何须倾力?

陆离点头,负手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与父亲赌一把?”

陆闻皱眉,眯眼看着眼前的青衣少年,“你又想干什么?”

陆离道:“一个月为限,看陆晖和陆暄先死,还是我陆离先死。”

“孽子!混账!”陆闻气得直喘粗气。一个儿子竟然敢在父亲面前说出是兄弟先死还是他先死这种话,当真是无法无天!无论是谁先死了,对陆闻来说又会是什么好事不成?

陆离道:“既然父亲没话说,我就当父亲同意了。儿子告退。”拉了一把在一遍发呆的谢安澜,陆离转身直接往外面走去,留下陆闻独自在书房里跳脚。

“看什么?”陆离侧首看向谢安澜。谢安澜叹气道:“你这样,让我有点自己变成红颜祸水的感觉啊。”

陆离轻哼一声,淡淡道:“我不说,陆家一样会打压我。”

“咦?”谢安澜挑眉。

陆离道:“与其让他们不轻不重的闹腾,回头又纠缠不休。还不如一开始就来得痛快一些。”

“直接撕破脸么?看来你是真的很讨厌陆家啊。”谢安澜有些意外地道。虽然上次他们上门的时候被人冷落了,但是他们也都知道这是陆夫人买通陆家的一些人做得。肯定不会是陆家当家人的意思。但是陆离对陆家的嫌弃,显然比陆家对陆离的冷淡更重一些。

陆离道:“陆家是传承了数百年的大家族,数百年屹立不倒看似风光无限,实则里面早就烂透了。”

谢安澜耸耸肩,“好吧。”

书房里,谢安澜和陆离前脚刚走,陆夫人后脚就从内室冲了出来。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地道:“老爷,你看到了吧?你看看这就是老四对长辈的态度!你还说我冤枉他们!在您跟前她们尚且如此嚣张,在妾身面前还能好得了么?”

陆闻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心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管他们夫妻俩的事情,你又跟他们闹什么?之前的教训还不够么?老四那个媳妇敢直接拎着鞭子到明兰院去抽人,你真的觉得她是怕你才让你罚跪的?她是为了老四的名声,你昨儿真让她跪下去了,她今天就敢让晖儿跪断腿!”

陆夫人脸色一白,含恨道:“妾身是陆家的当家主母,难道连责罚一个庶子媳妇的权利都没有了?让他们这样闹,我还如何当这个家?”

“那你倒是有本事把她压下去啊!”陆闻不耐烦地道。陆夫人若是真的有本事将谢安澜收拾的服服帖帖,他半句话都不会说。问题是,明明收拾不了还偏要去招惹,出了事请还是要闹到他这里来。他一个大男人难道天天就为了处理后院这些鸡零狗碎的杂事?

陆夫人说不出话来,谢安澜狠劲她是真的见识到了。偏偏陆离还要死命护着他,甚至不惜跟陆闻翻脸。陆离不肯休妻,就算他们做父母的也没有办法。从来只有父母逼着儿子休妻的,却没见过哪家父母替儿子休妻的。有陆离在,想要将谢安澜赶出陆家根本就不可能。而只要谢安澜留在陆家一天,硬碰硬陆夫人就不可能赢得过谢安澜。因为她要担心儿子的安危和前程,谢安澜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愣了好一会儿,陆夫人才深吸了口气沉声道:“老爷,刚才老四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觉得,就算老四将来高中,真的会帮扶晖儿,真的会为了陆家出力么?”

陆闻一愣,脸色有些阴沉。

陆夫人叹气道:“原本老四这孩子虽然木讷了一些,倒也是个听话孝顺的好孩子。谁知道一朝开窍了,倒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我活了几十年了,还从未见过如此冷心冷清的人。老爷,他只怕还记恨着当初你不想让他回书院的事情呢。”

绝人前程的事情,能不记恨么?

“老四对本家也不亲近,将来入朝为官若是他跟那些与陆家作对的人站在了一起。老爷,到时候您和晖儿要如何自处?咱们在本家那里又哪里还有立足之地?”陆夫人望着陆闻,殷切地劝道。

陆闻自然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他觉得陆离是他的儿子,就算脾气冷一些也不可能会站在陆家的对立面。但是现在…陆离显然连跟陆家打对台的底气都有了。底气不会是平白而来的,谁给了他底气,这些日子陆离在京城到底又交往了些什么人?

看着陆闻陷入了沉默,陆夫人眼底掠过一丝冷光。

陆晖经过了大夫针灸治疗之后,果然没什么大碍了。陆夫人果然也不再管晨风苑的事情,就连之前还总是想要挑衅的陆荞和时不时就要上门来聊天的二少夫人都开始避着晨风苑走了。

不过好消息是,大少夫人回来了。

被整个陆府排斥的谢安澜心情半点也不受影响地坐在自家茶楼里喝茶。没有顾客,刚刚重新装修完成的茶楼里只有谢安澜一个人喝茶。陆英站在一边看着,“少夫人,感觉如何?”

谢安澜环视了整个二楼,满意地点头道:“动作很快,我还以为会试结束之前都不一定能弄好呢。”

陆英笑道:“我不是怕赶时间么,同时请了两拨工匠上下一起做的。”

谢安澜惊讶,“没打起来?”同行相忌啊。

陆英笑道:“怎么会?我们给足了工钱,他们只会比谁做得更好更快。”

茶楼的格局跟从前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原本那些老旧而毫无新意的陈设和装饰都全部还了。墙壁特意重新粉饰妆点过,比起从前沉稳的暗色调倒是多了几分明亮。布置的风格也是趋向于简洁大方,幽雅清净的。

谢安澜看看跟前的茶杯,精致的喜白瓷茶杯,杯身勾画着雅致墨竹图。这图样还是谢安澜缠着陆离亲手画出来的。翠色的茶叶在澄澈的茶水中慢慢舒展开来,配上白净的瓷杯,让人只看一眼就觉得心旷神怡。

“灵武寺那边学艺的那几个怎么样了?”

陆英有点为难地道:“这个,大师说想要学手艺可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不过送过去的那两个人本身手艺就不错,这些日子倒也是长进了不少。”从做出来直接被老和尚倒了喂狗,变成了被老和尚嫌弃的表示可以拿去喂方丈。

谢安澜叹气,这种事情确实是急不来。摸着额头思索了片刻,道:“下次你去灵武寺,告诉那老和尚,我这儿有好酒。只要他肯来替我帮忙半年,以后每个月的好酒我三倍给他。”

陆英点头,点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呃,少夫人,你真的有酒么?”老和尚要是被骗了,会在他们的菜里投毒吧?

谢安澜瞥了他一眼,“我至于去骗一个和尚么?”

“……”难说。

谢安澜扫了一眼楼下,皱眉道:“这条街人是不是有点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

陆英笑道:“少夫人你忘了,今儿是初二。”

“都去上香了?”谢安澜问道。

陆英无语,“初一才上香,今天是贵妃娘娘的寿辰。听说陛下要为贵妃娘娘和腹中的小皇子祈福,祭天去了。”皇帝祭天,一年也没有几次。自然会引得无数人前去围观。别说是他们这儿,这个京城地大街上人都少了四五成。

“这样啊。”托着下巴,谢安澜问道:“柳家那位三公子怎么样了?”

陆英道:“自然还在天牢里待着呢。现在许多人都在盯着天牢,柳家就算想要做什么手脚也不容易。而且,万一被人抓住了,那就真的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谢安澜道:“现在我也不觉得能有多少余地。皇帝为了柳贵妃的寿辰就去祭天,这么明显的补偿只怕是不会再管柳三的死活了。”

陆英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皇帝一直都很宠爱柳贵妃,但是柳贵妃以前怀孕的时候可没有去祭天。随同皇帝祭天,这是只有皇后才能有的待遇。

陆英看看谢安澜,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少夫人,有个事儿……”

“什么?”

陆英道:“刚刚听到一些小道消息,陆家似乎对四爷有些不满。”

谢安澜并不意外,挑眉道:“哪儿来的消息?陆家怎么对他不满了?”

陆英道:“我平时闲着没事也经常在京城里到处逛逛,从前在京城也还认识过几个人。偶尔能听到一些消息,听说是陆家大公子对四少爷有些不满。说…四爷目中无人什么的。”

谢安澜盘算着,“陆家大公子,是…陆渊?”

陆英点头笑道:“少夫人好记性。”

上次在翠华楼好像也有陆渊,不过当时事发突然,根本没怎么注意过从小楼里出来的人。除了高裴。

谢安澜蹙眉道:“陆家大公子,应该不是没长脑子的人吧?脸跟陆离面都没见过几次几能看他不顺眼?”

陆英道:“少夫人你忘了?之前四爷得到京城里好几位大儒的赞赏,但是四爷至今都没有去过陆家。”陆盛言这个家主大概不会注意到这种事情,但是陆渊这个陆家嫡长子却不太可能不注意到跟他同辈的陆家出了这样一个人才。

谢安澜点点头,陆渊自然不会认为陆家人扫了陆离的面子是什么大事儿,但是陆离不给陆家的面子在他们眼中却是大事。原本陆离名不见经传自然无人理会,等到陆离名声越大的时候,陆家脸上就会越难看了。

漫不经心地轻叩着桌面,谢安澜问道:“他们想要怎样?”

陆英耸耸肩道:“听说有不少跟陆家关系不错的学子都想要约四爷切磋,不过四爷连人都没有见直接拒绝了。”

谢安澜惊讶,“避而不战,不是陆离的作风啊。”

陆英道:“四爷说,有这个闲工夫,不如会试成绩上一决胜负。”

谢安澜忍不住抚额,果然还是很嚣张。陆英有些担心地道:“陆家不会在会试成绩上做什么手脚吧?”

谢安澜摇头道:“会试阅卷的方式还是比较严谨的。而且有曹老大人单老大人和东陵先生的肯定,只要陆离自己没考砸,上榜肯定是不成问题的。最多就是名次不太好看而已。”

陆英张了张嘴,忍不住提醒道:“少夫人,万一四少爷被弄成三甲怎么办?”

上榜和上榜也是有差距的。一甲前三名就先不说了。二甲和三甲可是有着天差地别的。二甲赐进士出身,三甲同进士出身。同进士…听着还是进士,但是有句话说得好,同进士,如夫人。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东陵官场规则,同进士官品不可高于正五品。

谢安澜倒是不怎么在意,“这是殿试的事儿,陆家若是都能够把手伸到皇帝面前去了,就让你家四爷自认倒霉吧。”

陆英认真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对。四爷得罪的是陆家不是柳家。”

谢安澜低头闷笑道:“就算是柳家,这个时候也不会出手。柳家正需要名声呢,在殿试上打压一个有些名气的才子,他们脑袋又不是被门挤了。就算陆离中了状元也不过是六品编修,柳家想要捏死一个刚入朝的小官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一眼简单,何必专门在会试上丢人现眼。”

会试是为了朝廷选拔人才,掺和会试就是破坏东陵王朝的百年基业。但是一旦这些学子入朝为官,再打压谁那就只是普通的朝堂争斗了。谁输谁赢,生死自负。

“何况,你家四爷也不是一朵小白花。你就别提他担心了。”谢安澜淡淡道。

------题外话------

嗯,看到有亲对澜澜认同罚跪有点不满哈。首先我不太可能让主角一直酷炫下去谁惹揍谁哒。其实最难招架的不是千奇百怪的招式,而是陆夫人这种力劈华山。不管不顾就是要劈你,今天你弄晕她,明天呢,后天呢?

另外吧,我的理解力,特工其实不是什么酷炫的职业。没有什么宁死不屈,宁折不弯这一说。必须要的时候,别说下跪了,偷鸡摸狗,求饶拍马无所不为。澜澜是行动组,也就比一半的特工酷炫一点,但是也没有那么那啥。如果我设定的是澜澜是军人出身的话,我就绝对不会让她跪~么么哒~(づ ̄3 ̄)づ